中甲

霸剑神尊第二百二十章一人一物

2020-01-19 16:1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剑神尊 第二百二十章 一人一物

见张天显和孔赤融一同护阵,而江晨开始摸索荒神大阵,丰清扬心中稍定,不过他依旧有些担心,江晨如此年纪轻轻,对阵法之道的领悟恐怕还太浅。

因此,丰清扬只盼宗内对阵法有所参悟的长老或者其他年长的弟子快点前来。

不久之后,几个长老快速赶来,跟随在这几个长老身后的,是二三十来个弟子,这些弟子皆是对阵法有所领悟的,此时得到召集,都是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丰教主!”

“教主……”

这一行人快步过来,纷纷朝丰清扬行礼,为首之人,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此人名为唐谦河,在阵法之道上的领悟有些名气,是一名五级阵法师。

见到此人前来,丰清扬当即神情大定,道:“你们都是对阵法有所了解,这次我荒神教遭遇大敌突袭,护教大阵受损,{无}错{小}说你们的任务就是要即使修复受损的阵法。唐长老的阵法之道,应当是荒神教当中最高之人,你们当以唐长老为首,听从唐长老调遣。”

唐谦河听到丰清扬这么说,倒也没有丝毫骄纵之心,心中只是忧虑如今荒神教的处境,同时也暗暗担忧,因为荒神教的护教大阵实在太过高级,以他的造诣,如果是平常时候,修复几处磨损的分阵可能难度不大。

但此时受损的是主阵,而且整个荒神大阵正不断遭到灵元大炮的轰击,出现的损毁之处恐怕会不少,以他对阵法的领悟。应付起来只怕会捉襟见肘。极为吃力。

而就在这时。唐谦河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江晨,只见江晨不断来回踱步,同时双手不断比划丈量,偶尔还从储物袋里取出阵旗洒下。

这一幕让唐谦河不禁一呆,因为他看到江晨的手法极其娴熟,而洒出阵旗和布置阵法的动作都极为流畅,有时候随意地挥动几下手指,便布置出了一道阵纹。

而唐谦河。自认他是做不到的。

“教主,恐怕对阵法领悟最高的人并非是我!”唐谦河朝着丰清扬开口道。

“嗯?”丰清扬一愕,有些不解地看向唐谦河,不知道唐谦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阵法领悟最高之人?那阵法最高之人又是谁?

但他见唐谦河的目光落在江晨之上,眼神当中,尽是敬佩和欣赏之色,当即心中暗暗惊愕,难道江晨的阵法造诣还要在唐谦河之上?

“我的阵法水平,要在江晨之下!”

唐谦河开口道。

虽然丰清扬心中早有这种猜测,但却不敢肯定。现在见唐谦河亲口承认,心中依旧免不了阵阵吃惊。

而这时。江晨已经停了下来。

看向丰清扬和唐谦河等人,道:“唐长老是吧,你们先不必管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先参悟此处主阵的玄机,等我有所进展的时候,再来和各位商议!”

唐谦河点头道:“如此也好,那江晨就在此地参悟主阵,我们不要打搅他。其他人跟我到其他各处查看护教大阵分阵。”

丰清扬也点了点头,心中更是对江晨佩服。

这么些年来,他还从未对一个荒神教的弟子生出佩服之意。

随后丰清扬便又带领几名长老飞掠向远处山门。

“是什么人来我荒神教撒野?”

丰清扬冷喝之声如同滚雷,在空中连连滚动,震得一座座大山都似要摇颤起来。…

然而,那一艘艘暗金色的古战船并未有丝毫领会丰清扬之意,连番轰炸了十几次。

震得整个荒神教一千多座山峰摇颤个不停,山谷当中,裂开道道裂缝,但好在护宗大阵尚在,倒也没有出现山体爆裂,宫殿坍塌的迹象,自然也没有弟子或者长老因此而伤亡。

不过这一连番的轰炸下来,这些护持阵法的长老和弟子都是极不好受,一个个真元都出现了岔乱之象,甚至有后继乏力之感。

所幸的是,那十几艘古战船似乎也一时间没有了元灵石的提供,暂时哑了火,这让荒神教这边护持阵法的所有长老都弟子,尽皆是长松了一口气,连忙就地盘坐,调息起真元。

知道这时候,才从一艘艘古战船当中飞出一个个修士来,眨眼之间,便已有数千人之多。

在这数千人当中,有十几名出窍修士,数十名元婴修士,这是一股非常骇人的实力。

看到这些人,丰清扬的面色变色瞬间如同苍老了百岁,这么多出窍修士,绝对不可能只是北漠门和青灵宗的,看来这次来围观荒神教的,并不止这两个门派。

在数千名修士出现之后,一杆杆旌旗也随之悬浮至空中。

丰清扬细细一数,居然是五面旌旗,分别是北漠门、青灵宗、焚天谷、灵鹤宗以及罗象商会。

而这些古战船,想必就是罗象商会提供。

“好啊,你们五大实力,联手前来围攻我荒神教,莫非真当我荒神教就任由宰割了不成?”

丰清扬怒目看向那些站在前方之人,分别是罗象商会的会长梦无机、焚天谷的谷主庞元亮、灵鹤宗宗主何楚秋、北漠门门主释空和青灵宗宗主祝公明。

“丰清扬,你该识时务,现在你荒神教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我们无法门派上门讨伐,为了让荒神教众人免受无妄之灾,你还是放弃抵抗为好。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我们保证不会伤及任何一人!”

开口说话的正是梦无机,他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目光锐利,一头黑白相间的斑驳长发,说话之间,有一股威严散发出来。

“放屁!”饶是丰清扬身为一教之主,此时也禁不住出口骂道,这些可恶的家伙杀上门来,居然还让荒神教放弃抵抗。

“我荒神教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丰清扬又愤怒问道。

梦无机本想说是江晨毁了罗象商会两处分会,犯下了大罪,但一想若是这丰清扬到时候将江晨给交了出来,那便是再无理由,索性开口道:“你荒神教的弟子做了什么你自然清楚,又何必来问我们?若不是你门下弟子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我们又怎么会联手来铲灭荒神教?”

丰清扬只当梦无机说的是荒神教和青灵宗以及北漠门的金丹弟子比斗,便是冷笑道:“你们要灭我荒神教,也至少要找个好点的理由吧?”

焚天谷的庞元亮随之大声道:“丰清扬,我等本和你无怨无仇,但这次你门下弟子做得实在太过分。不过,我们也不想赶尽杀绝,只要你们交出一人一物来,我们也不是不能退去!”

丰清扬听到那庞元亮说要交出一人一物,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便问道:“是何人何物?”

庞元亮道:“人,名为江晨。而物,自是荒神卷!”

丰清扬听到庞元亮这么一说,心中更是冷笑,暗道这些人果然是冲着江晨来的,看来就是因为江晨在宗门弟子比斗上大放异彩,让这些人起了歹心,另外至于那荒神卷,则是荒神卷的镇教宝典,为无上之秘,历来只有荒神卷的每一任教主才能够一观。…

而此时,这些人居然让他交出荒神卷,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要战就站,何必废话?我荒神卷绝对不可能交出任何人,更不可能交出荒神卷!”丰清扬当即挥手冷笑道。

“丰教主,你这又是何苦?如果所料不错,贵教护教大阵主阵应该已经受损,我们五大势力利用灵元大炮连轰十日,恐怕整个荒神大阵都要崩溃,而那时候,我们不过是折损了点灵石和元石,不过贵教怕是弟子和长老都要死在了炮弹之下!”

这次说话的,是灵鹤宗的宗主何楚秋,他骑着一只洁白如雪的灵鹤,背负一柄青色长剑,神情之间,颇为傲然。

丰清扬面色微变,这些人也知荒神大阵的主阵受损,心中更觉后悔之前没有听江晨的建议,否则此时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要打便打,何需多费唇舌?我荒神教,从来就没有贪生怕死之人!”丰清扬又道。

梦无机冷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也无需多说了,所有灵元大炮再次开启,连续轰击!”

梦无机一声令下,那一艘艘古战船便再次运转起来,只见在古船之上,再次爆发出阵阵光华,而后突突的声响传来,随后便是阵阵轰然的爆裂之声,一道道灵元大炮打出的莫大威势轰击在荒神大阵之上,丰清扬只感觉到耳畔传来如同惊雷炸响的声音,整个神魂都似要离体飞出,眼前尽皆是阵纹摇颤的痕迹,当即飞退,回到了荒神十三壁。

张天显和孔赤融依旧在全力护持阵法,有两人合力护住主阵,倒也没有了之前吃力,只是因为主阵之前就出现了损毁之处,现在被灵元大炮轮番轰炸,损毁之处,不禁有逐渐扩大的迹象。

丰清扬又看了江晨一眼,见江晨依旧在全心推衍,也不敢上前打搅,心中只是默默祈祷,希望江晨能够快点参悟出此阵的玄机所在。

而在荒神教的山门之外,在那十几艘古战船轮番轰击的同时,也有数万金丹修士开始飞了过来,居然是想要强行杀入荒神教。(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章一人一物。

第二百二十章一人一物,:

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深圳市龙岗区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牛皮癣医院排名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南充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