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14岁男孩猝死单位宿舍拯救被淡忘的童工群

2019-11-09 18:4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4岁男孩猝死单位宿舍 拯救被“淡忘”的童工群体

在该起案件中,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刘付某属于工作劳累导致猝死,但是用人单位严重超时加班,加上派遣公司明知刘付某为童工的前提下,竟然将其改名派遣,用人单位东莞该工厂和劳动派遣单位对于劳动者刘付某的死亡,都要承担相应的。

据某媒体报道,5月21日,一个年仅14岁的少年刘付某猝死于东莞某工厂的员工宿舍内,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六一儿童节到来前夕,童工这个沉重的话题又重新浮现在人们视线中。

案件回放

据了解,刘付某家境贫寒,12岁就开始挣钱养家,第一次和几个伙伴们来到东莞时,人生地不熟,经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的包装后,以年满18周岁的苏某的身份,通过派遣任职于东莞该工厂,成了一名生产线上的流水工,每天10小时重复着一项不算复杂但是枯燥的工作。

5月20日,刘付某下班后,回到宿舍,直接爬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工友们喊刘付某起床,他没吱声,后来发现他全身已冰凉。等医护人员赶来,确认刘付某早已于当日凌晨猝死于床。

刘付某上班的工厂是一家成立不久的企业,依照工厂加班的惯例,平时每晚会加班两小时,双休日加班10小时。据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查,该企业存在超时加班现象。

没有记录显示,刘付某是否申请过不加班,也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刘付某是因为工作太累或是其他原因而引发猝亡。

问题聚焦

这则读起来让人痛心疾首的事件,发生在六一儿童节前夕,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郎,没有等到即将到来的属于他们的节日,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留给家人长久的悲恸,还有人们无尽的追思。

我国法律明文禁止雇佣童工,但刘付某还是进了工厂,成为生产流水线上一名工人,最终付出了他宝贵的生命。

从这起事件中,让人不禁产生几点疑问:

一、劳动派遣公司、刘付某、东莞该工厂三者之间的关系问题;

二、劳动派遣公司雇佣童工行为和篡命改姓行为的定性问题;

三、东莞该工厂超时加班与录用童工行为的定性问题;

四、该起事件中,劳动派遣公司和东莞该工厂应该承担的法律和赔偿问题。

其实,追根究底,我们最应该反思,在提倡依法治国,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童工竟然依然存在,并且他们的遭遇竟是如此悲惨,他们的合法权益仍旧被无情地践踏着,法律虽有明文规定保护儿童利益,但他们也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

法律解疑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劳动派遣公司和劳动者刘付某之间形成劳动关系,通俗地讲,就是两者签合同;用人单位东莞该工厂和刘付某形成劳务关系,简单地说,刘付某完成该工厂的工作任务。

我国《劳动法》第十五条明文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本案例中该劳动派遣公司明知刘付某为童工,依然录用予以派遣,严重违法行为。

东莞该工厂在公司加班惯例,严重超时加班,侵犯了劳动者的休息权。根据我国《劳动法》第九十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延长劳动者工作时间的,由劳动行政部门给予警告,责令改正,并可以处以罚款。

在该起案件中,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刘付某属于工作劳累导致猝死,但是用人单位严重超时加班,加上派遣公司明知刘付某为童工的前提下,竟然将其改名派遣,用人单位东莞该工厂和劳动派遣单位对于劳动者刘付某的死亡,都要承担相应的,至于的大小,需要进一步的协商和处理。

女关注

在大力倡导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今天,在禁止录用童工的法律禁令下,童工没有绝迹,出生在贫寒的家庭,为了生存的压力,童工承受着比同龄人更大的心理压力和身体负荷,他们苦苦挣扎着,对于童工的遭遇,我们予以深深的同情;法律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受教育的合法权益,从而将童工拒之劳动者群体之外,可他们依然习想方设法独立生存着,社会救济措施亟待完善和健全,由此可见;另外,法律禁止录用童工,而有些企业为了节省劳动力成本,不惜逃避或规避法律的规定,让童工从事着超负荷的劳动任务,这样既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也给未成年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劳动行政部门和其他监管部门的监督管理不规范显而易见。

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社会、家庭、企业、学校有义务保护童工们的合法权益,让他们享受受教育的权利,享受属于他们年龄阶段的无忧无虑。法律不是万能的,但出现这样的社会问题,法律一定要惩处,以儆效尤;同时,社会道德,企业管理,学校教育、家庭引导,都有拯救正在职场上苦苦挣扎的童工们,帮助他们回归家庭和学校。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张欢云]

西甲
福州女性网
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