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饕餮血狼 227 死战不降

2019-09-13 20:0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饕餮血狼 227 死战不降

“明天开始,攻打夜罗宗。”血横川露出一丝得逞之笑,接着便消失了,暗古斯也跟着消失。

“夜罗宗,血横川,暗古斯……”冥正天一掌拍在石桌上,石桌无声无息的化成一堆齑粉。

冥正天走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石桌化成的齑粉上面,他看了看夜空,嘴里喃喃着:“如果夜罗宗没做好准备,明日必灭,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我得从中作梗才行。”

黑衣人淡淡一笑,手里瞬间出现一只纸鹤,他用灵魂力笼罩着纸鹤,纸鹤很快就消失了。

这时,又一个黑衣人向这边走来。

“兄弟,那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干嘛?”后来这黑衣人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在赏月,暮姐姐要不要一起?”先来这黑衣人缓缓转身,露出一张如同女人般的俊脸。

“是你,凡谨?”后来这黑衣人扯掉头上的黑布,露出一张迷人的俏脸,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你以前思想龌龊,不思进取,还……。可是,自从你上次回去以后,我就发现你似乎变了一个人,而且还那么快突破了神力七段,我很好奇,不知你可否跟我解释一二。”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自己都没有发现。”先来这黑衣人显然就是邪尊,他不慌不忙,非常淡定。

“你当然没发现,因为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凡谨了。”后来这黑衣人乃是黑尊,黑尊其实是她的外号,她原名牧暮襄尘。她是不得已才进入暗黑神教,但她天赋不错,得到了暗古斯的赏赐,所以才有今日之成就。

“暮姐姐,男人,你可以乱干,但是,话可不能乱讲。”邪尊嘿嘿一笑,道:“你加入我们暗黑神教也有不少年了吧!我能理解你为何怀疑我,毕竟,你也是为了本教的利益着想

,我不怪你。”

“好吧!暂且不论你的身份。”暮襄尘表情不变,问道:“刚才,我发现你身上的灵魂力正在有规律的波动,你可别告诉我你会使用灵魂技。”

“我只能告诉你,有些问题不是你能问的。”邪尊神色一凛,傲慢的说道:“因为,你不是我教的核心人物,你要是想和我过不去,我会怀疑你对本教的忠心,以后,你将举步维艰。”

“你……”暮襄尘顿时语塞,她的实力虽然不比邪尊差,但她的身份却不及邪尊,因为邪尊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凡谨,是暗黑神教的一位神级强者的孙子,她就算心有疑惑,也不敢过多追问。

这时,邪尊一脸认真的说道:“暮姐姐是不是还在生小谨的气?小谨当年年幼无知,气血旺盛,做了些糊涂事也很正常嘛!要是暮姐姐咽不下这口气,或者晚上饥渴难耐,小谨随时愿意献身。”

“你~是说真的?”暮襄尘不但没生气,脸上还露出一丝邪笑,这让邪尊疑惑不解。

“小谨几时说过慌?”邪尊一步步走向暮襄尘,脸上也露跟着出一丝邪笑。

“好!那我就来试试你个小白脸的功夫如何?”暮襄尘将全身的黑布扯掉,露出粉红色的罩和粉红色色的底,此时才能看出,她的身材是如此的傲人,简直就是you物中的极品,极品中的绝品。

“卧槽!”邪尊心里有些郁闷,同时也有些着急,他嘴上虽然说着淫言穗语,但他只是为了掩饰身份,他并不想和暗黑神教的女人发生关系。从凡谨的记忆中,他了解到,凡谨之前只是偷看了暮襄尘洗澡,结果被她追杀,最后是他爷爷救了他。

邪尊怎么也没想到,这暮襄尘居然是这种女人,不过他转念一想,感觉暮襄尘是在试探他。如果他不上,那么就说明他心虚,他就有可能会暴露身份,所以,他把心一横,脱却衣服,一把扑了上去。

“嗯……!”暮襄尘闻着邪尊这男子气息,敏感的身体又被他抚摸着,不禁感到一阵酥麻,竟然伸吟起来,邪尊半梦半醒,他也懒得怜香惜玉,直接将她放倒在草地上,粗鲁的撕却她那层底。

因为好奇,邪尊手抓一团神光,往她那森林下方一照,这一照可不得了,他差点愣住了,因为她森林下长着那两块木耳几乎黝黑如墨,不过,没不是那种皱巴巴的样子,而是湿漉漉的,水分十足。

“上次看她洗澡,她居然发飙,我还以为她是个雏,还以为她有多纯洁呢!可没想到竟是这种货色。”血狼这般想着,不禁停止了动作。

“很吃惊吗?”这时,暮襄尘麻木的笑了笑:“我的身世很悲惨,否则也不会加入你们暗黑神教,现在,你我各取所需,快点吧!姐姐我自从加入暗黑神教以来,还从未碰过男人呢!上次你偷看我,我本想趁此机会,抓你来xing虐,却被你爷爷坏了好事。”

“我擦~!”邪尊彻底震惊了,因为从暮襄尘的话里,他得到了太多的信息。他不仅震惊,还有些疑惑,但他不敢表现出来,他咽了口唾沫,显然是箭在弦上,弹入枪管,猴急得根本停不下来。

一场森林野战就此展开。

我们的邪尊前辈曾经虽然是神,但,无论怎么说,他现在也是男人,有“需求”的男人,并不是那种“高尚”的男人,俗话说得好~花开堪折直须折,**一刻值千金。

面对久旱逢甘霖的暮姐姐,我们的邪尊前辈是否吃得消?这倒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为他祈祷吧!

(容独木邪恶一次(^_^))

…………

灵湖某座小岛上。

灵魂宗宗主方海辰站在大树底下,突然,一只纸鹤降落在他头顶,他神色一惊,立即用手抓去,纸鹤被他抓得皱巴巴的。

“纸鹤?什么人放过来的呢?能做到这一点,绝对是我灵魂宗的祖师级人物。”方海辰一边喃喃着,一边拆开纸鹤,可是,这纸鹤是张白纸折成。

就在这时,这张白纸竟消失了,随后,方海辰脑子里多出了一段信息,信息上说道:“明天,暗黑神教和血盗盟还有冥宗将会联手,目标夜罗宗。”

信息不长,但方海辰却感到不可思议,他虽然怀疑这信息的真实性,但他不得不相信。他现在非常后悔,要是他们不轻易相信冥正天,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由于各大势力的首领都已经回去了,方海辰不禁感一丝无力,因为离夜罗宗最近的就是他们灵魂宗,还有就是战天宗。他手里有感应石,可是,其它五大势力离夜罗宗相隔近万里之遥。

灵魂宗离夜罗宗只有2000公里,但他们要是现在出发,到那边也已经中午了。而战天宗更远些,等他们赶过去,天都黑了。更别提四大部落和幻海宗,等他们赶到夜罗宗,天都快亮了。

感应石并不能直接传递信息,但暗黑神教虎视眈眈,各大势力的首领都已商量好,只要有人发出求救的讯号,就全部向他伸出援手。

方海辰回去跟几位长老交把情况代完毕,马上传讯给其它势力的首领,同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向北飞去。其它势力的首领感应到了他的动向,都知道了危险在北方,他们虽然也有疑虑,但却不敢犹豫。

…………

凌晨一点。

冥宗森林之外。

暗古斯和血横川已经备好人马,他们各带五千人,都是神力四段的。而冥正天也带来了一百多人,但这一百多人都是神力六段以上的,其中,有九十多人是神力六段修为。

血盗盟和暗黑神教的人加起来,有一万左右,他们如果跑步去夜罗宗,两天都到不了,不过,血盗盟不知道去哪搞来了一万匹俊马。

他们骑着马一路奔向夜罗宗,而暗古斯和血横川却没等他们。

所有神力八段的强者都不等这些士兵,因为他们要去打头阵,抢时间。要灭夜罗宗,其实有他们这些会飞人的就够了,那一万士兵,并不一定要动手。

…………

第二天中午。

夜罗宗宗址。

血横川和暗古斯带着12个神力八段和7个神力九段的强者飞到夜罗宗门前。夜罗宗宗主早已知道他们会来,是方海辰给他传的信。可是,敌人都是神力八段以上的强者,他们宗门前面又没有阵法什么的,根本下不了埋伏,只好带着一众长老走了出来。

“冥正天,你果然勾结暗黑神教和血盗盟,亏我当时还为你说好话!”夜罗宗宗主名叫苏成,他一脸失望的看着冥正天,似乎很鄙视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百年经典。”冥正天哈哈笑道:“亏你还是一宗之主,不识时务也就算了,而且还那么相信我,现在,你还有机会和我们合作,时不再来。”

“死战不降!”苏成目露坚定,同时看着冥正天,道:“你知道你们冥宗为什么会是最弱的吗?那是因为你这个一宗之主没带好,总是一错再错,现在,你已经陷入深渊,无法回头!”

“教训得好!”冥正天哈哈一笑:“马上灭你夜罗宗。”

“冥宗主,你之前还说不想出手,我看你比谁都积极。”血横川哈哈一笑,突然消失。

新生儿偶尔咳嗽几声是怎么回事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
动脉硬化做什么运动好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