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女子重病急等救命钱养母盼亲生父母现身相助

2019-07-09 14:5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女子重病急等救命钱 养母盼亲生父母现身相助

漂亮女子的生命已经陷入危机

羊城晚报讯黄玲摄影报道:要不是女儿王鑫得了重病急等救命钱,河北人黄小容不会说出她保守了24年的秘密:女儿王鑫是她当年捡来的。当时一个大包袱内包着的漂亮女婴成长为美丽孝顺的女孩,却在今年10月一次流产后生命陷入危机,脑水肿以及寄生虫等折磨着身体本就虚弱的王鑫。

面对女儿微弱的求救声,黄小容心痛不已,为了给她治病原本贫穷的家已经负债累累,现在还欠广州一家医院近5万元。“我是最不愿意讲出她是捡来的这件事,疼爱了24年,连她的兄弟姐妹都不知道”,黄小容说,但找到她亲生父母也是一条救命的路子。12月4日,黄小容从广州回到东莞虎门,这里一帮邻居主动提出帮忙,已经筹到了6500元,但这笔钱还不够王鑫一天的医药费。

最受宠的女儿原非亲生

路东是东莞市虎门镇相聚中心区比较远的社区,相隔社区办公点几百米远,有一个该地相对知名的标志性建筑———宁州市场。暖冬的市场门口,满脸愁容的黄小容站在一家福利彩票投注站的门口,她在等待一个对女儿王鑫可能有帮助的机会,和她一起等待的是她的邻居,热心的潮汕居民陈大姐。

要不是黄小容走投无路亲口说出来,当邻居多年的陈大姐都想象不到,王鑫是捡来的,因为平日里一家人相处很融洽,王鑫也很受宠。事实上,不光陈大姐等邻居想象不到,连王鑫的兄弟姐妹都不知道,年幼时还觉得父母很偏心,只喜欢王鑫。

事实上,王鑫还有一个只叫了3个多月的名字:陈春梅。和这个名字写在一起的是她的出生年月日。除此之外,能和身世相关的就只有被丢弃的地点:广州花都区人民医院附近洪秀全公园,还有包着她的一个婴儿包袱。1989年,黄小容在花都打工,丈夫做生意,家境不错。买菜回家途中,黄小容发现了放在纸箱内的女婴。“看着漂漂亮亮的,很喜欢就捡了回来,取名为王鑫”,黄小容称,包袱内还有500元钱,看上去像是家境不错的人家。

这时候,黄小容已经有一子一女。捡回来没两天,王鑫就生病了,这一次住院就花了3000多元,在当时已经算是一笔巨款。

重病来袭日花费近万

在养父母的疼爱下,王鑫慢慢长大。

她也曾怀疑自己的身世,觉得自己和兄弟姐妹血型不配,但都被黄小容给“蒙”了过去。“我和她说,我又不是不能生,再说你是个女孩,我捡来也没有用,”黄小容称,当亲生女儿养了多年,很有感情,不说是不想孩子受伤。也许是想起这些年的辛劳,黄小容泪流满面。

然而,王鑫突如其来的一场病,却让黄小容不得不把原本想带入土里的秘密说出来。10月13日,流产后的王鑫突然头痛,辗转4家医院,花去了医疗费10多万元。

据黄小容说,医院诊断是脑水肿,脑部还有寄生虫,肺部、肝部也有问题,每天住院医疗费都要上万元。

盼亲生父母现身相助

筹钱对黄小容而言,很难很难。在过去6年间,黄小容丈夫得了重病,虽然人逃过一劫,但生意完了积蓄也没了。而黄小容给人当保姆也出过事,热水器爆炸,治病花了10多万元,至今手上遍布烧伤后的疤痕。两个顶梁柱相继出事,让原本还算小康的家庭欠债累累。

6年前,经人介绍,黄小容在虎门买了一套2房2厅的小产权房,总数10来万元分几年供,今年是最后一年,还差2万元左右。这房子是黄小容最后的财产了,去年她就萌发了卖掉的心思,想还掉此前丈夫和她自己出事后欠下的债。但国家出台政策后,房子很难卖,卖少了不解决问题黄小容也舍不得。

而王鑫这一次住院又借了几万元,12月3日,医院又开始催款了。“能借的都借了,”看到刚刚苏醒的王鑫还在虚弱地找妈妈,心碎的黄小容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媒体和王鑫的亲生父母身上。

虽然不是亲生的,黄小容对王鑫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希望孩子能快乐的生活下去。“我曾经在广州讨饭,2元一天也讨过,5元一天也有,但那样做帮不了孩子”,黄小容说。在走投无路的时刻,她希望能找到王鑫的亲生父母。“以前不提是怕孩子伤心,现在讲出来也是一个机会,如果知道了请他们帮帮孩子。”

原标题:女子重病急等救命钱养母盼亲生父母现身相助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李晓玉

微信微商城怎么开通
发布文章如何让百度收录
三级分销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