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第一千零四十八章被开除的特里劳妮教授

2019-11-19 06:3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被开除的特里劳妮教授

“就这一个?!”斯内普怀疑地说,那冷酷的黑眼睛眯缝起来,“或许你喜欢有这些幻觉和怪梦,波特,或许它们让你觉得自己很特殊,嗯,很重要?”

“没有。”哈利咬着牙,手指紧紧地攥着魔杖柄。

“那就好,波特!”斯内普冷冷地说,“因为你既不特殊也不重要,不用你去弄清楚黑魔王做了什么。”

“对,那是你的工作,是不是?”哈利向他吼道。

他本没想这么说,是气头上冲口而出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瞪着对方。

哈利觉得他说得太过火了,但斯内普的脸上却现出一种奇怪的、几乎是满意的表情。

“对,波特!”他的眼里闪出亮光,“那是我的工作,现在,准备好了吗,我们再来。”

他举起魔杖,一道光芒闪光。

哈利变成了那个可怕的邪神雕像,周围全是尸体血肉,他的脸紧张得扭曲起来。

他看到了凯雷西斯被击飞出去,他要吃掉对方,但他同时看到斯内普站在他面前,盯着他的面孔,口里念念有词。

不知为什么,斯内普清晰起来,摄魂怪变淡了,哈利举起魔杖。

“盔甲护身!”

斯内普踉跄了一下,他的魔杖向上飞起,远离哈利。

突然,哈利脑子里充满了陌生的记忆。

一个鹰钩鼻的男人在朝一个畏缩的女人吼叫,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在角落里哭泣。

一个头发油腻腻的少年独自坐在黑暗的卧室里,用魔杖指着天花板射苍蝇。

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孩想骑上一把乱跳的扫帚,旁边一个女孩在笑他,那个女孩……

“够了!”

哈利感到胸口被猛推了一把,他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几步。

他撞在墙边的一个架子上,什么东西咔嚓一声碎了。

斯内普在微微颤抖,脸色煞白。

哈利袍子后面湿了,他刚才撞破了一个瓶子,里面一个黏糊糊的东西在渐渐流干的魔药中旋转。

“恢复如初!”斯内普嘶声说,瓶子又合上了,“啊,波特,这倒是个进步!”

斯内普微微喘着气,摆正冥想盆,好像在检查他上课前存进去的那些思想还在不在。

“我不记得叫你用铁甲咒,但它无疑是有效的!”

哈利没说话,他觉得说什么都有危险。

他知道自己刚才闯进了斯内普的记忆,看到了斯内普小时候的情景。

他心里很不舒服,想到那个看着父母吵架而哭泣的小男孩此刻正站在他面前,眼里带着如此强烈的憎恨,斯内普的童年看上去过的并不好,不过最后记忆中那个女孩……

“再来一次,怎么样?”斯内普说

,带着很明显的挑衅般的语气,“你可以继续使用铁甲咒。”

哈利感到一阵恐惧:他猜到他要为刚才的事付出代价。

两人隔着桌子站好,哈利感到这次清空大脑要困难得多,他根本做不到。

“我数到三!”斯内普说着再次举起魔杖,“一、二……”

哈利还没有来得及集中精神清空大脑,斯内普就已经喊出,“摄神取念!”

他在走廊上朝神秘事务司飞奔,石墙、火把在两旁掠过。

那扇黑门越来越大,他跑得太快,几乎要一头撞上去了,还差几步。

他又看到了那道微弱的蓝光,不再是紧闭的,门突然打开了!

他终于进去了,一间黑墙壁、黑地板的圆屋子,燃着蓝火苗的蜡烛。

周围还有好几扇门,他要继续前进,可该走哪个门呢?!

“波特!!!”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哈利诚实地说,站了起来,后脑勺上磕了一个包,他感到有点发烧,“我以前从来没见过,我梦见过那扇门,可它以前从来没打开过!”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他进入到那扇门后面了,意味着伏地魔进去过。

“你不够努力!”不知为什么,斯内普好像比两分钟前哈利看到他本人的记忆时更生气了,“你又懒惰又马虎,波特,难怪黑魔王……”

“您能不能解释一下,教授?”哈利又火起来,“您为什么管伏地魔叫黑魔王,我只听过食死徒那样叫他!”

斯内普张开嘴巴咆哮,但外面有个女人尖叫起来,声音比他要响亮的多。

“什么?”斯内普抬头望着天花板。

哈利听到好像是从门厅那边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斯内普皱眉看着他。

“你下来的时候看到什么异常情况了吗,波特?”

哈利摇摇头,上面的女人又尖叫起来。

斯内普手持魔杖走到门口,闪身出去了。

哈利犹豫了一会儿,跟了出去。

叫声果然是从门厅传来的,哈利跑向通往地下教室的台阶时声音更响了。

跑到顶上,他发现门厅里挤满了人。

吃晚饭的学生全都从礼堂拥出来,还有很多人挤在大理石楼梯上。

哈利从一群高大的斯莱特林学生中间挤过去,看到旁观者围成了一个大圈。

有的人显得很震惊,有的甚至神色惶恐,有的则不停地抹眼泪。

他还看到了麦格教授,她似乎对眼前这一幕感到挺难受。

然后,他看到了艾文、赫敏、罗恩、伊莱恩、科林、金妮六个人站在对面,他急忙了挤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快速地问道。

“是特里劳妮教授!”赫敏说,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惊和悲伤,“刚才吃晚饭时,那个女人当着全校所有人的面宣布她被解雇了!”

此时此刻,特里劳妮教授站在门厅中间,一手拿着魔杖,一手握着个空酒瓶。

她看上去完全疯了,头发散落着,眼镜也歪了,显得一只眼睛比另一只放大了许多。

她那数不清的围巾和披肩凌乱地挂了下来,让人感觉她一身破破烂烂的。

她旁边有两只大箱子,一个倒立着,好像是从楼梯上扔下来的。

“不!”她尖叫道,“不!这不可能发生!不可能!我拒绝接受!”

“你没想到会这样?”一个尖尖的小姑娘般的声音说,似乎感到很好笑,“虽然你连明天的天气都预测不了,但你总该意识到,你在我听课时的糟糕表现和此后的毫无改进,必然会导致你被解雇吧?”

“你、你不能!”特里劳妮教授号叫道,眼泪从大镜片后面涌出,“你、你不能解雇我!我在、我在这儿待了十六年!霍、霍格沃茨是我、我的家!”

吉林治疗龟头炎方法
德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广西治疗男科医院
石家庄九州医院张胜勇
九江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