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他从地狱来 第五十三章 婴语

2020-01-16 14:4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从地狱来 第五十三章 婴语

一直等到老道身影在老街消失,梁川才伸手在自己的眉心位置摸了摸,心绪倒是依旧平静。

梁川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有什么阴阳师或者风水相师一类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被归列为“鬼物”的行列。

在老道拿着符纸准备贴他时,他内心深处其实涌现出一股本能,

他想要提前对老道出手,想要寻求自我保护。

老道看起来很不正经,但谁也不清楚这是不是他的一种伪装,他万一就是为了麻痹和接近自己呢?

但梁川还是选择了无动于衷,他其实无法定义现在自己的这种存在方式,但他一直以人的角度去思考和去生活。

他不想去杯弓蛇影,也不想去草木皆兵,

否则,

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

这是一个看似很荒谬的理由,却是梁川心中真正的想法。

吴大海曾问过梁川以后有什么打算,梁川说过,好好守着这个冥店就足矣。

是的,守着冥店,做着小本买卖,有进有出,有来有往,哪怕是每天睡觉时间依旧那么短,哪怕每次进食时都很痛苦,

但至少,

梁川觉得自己过得很有烟火气息。

正如他喜欢坐在店铺门口像是老大爷晒太阳一样,

经历得多了,一些事情,自然也就看淡然了;

他没想过去当什么魔王,也没想着去实现什么野心,

他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

吃得好,

睡得好,

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就知足了。

一辆红色的轿车开入了老街,对方开得很慢,应该是在找人,然后,对方就在自己店铺门口停了下来。

梁川觉得今天来的人有点多,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他不介意与人交流,但不想如此频繁,否则自己早就不开冥店转去开饭店了。

而且,

从轿车上下来的这位穿着皮靴的女人,自下车后,目光就一直盯着自己。

她戴着墨镜,一头栗色的飘逸长发,给人一种很温婉的感觉,但当她摘下墨镜时,她眼中的光彩却很是深邃。

梁川清楚,有这种目光的人,往往都有着极深的“职业病”,或者叫职业习惯,见到陌生人时,先通过自己的观察对陌生人进行一个大概的定位和了解,以让自己在接下来的对话和交流之中占据些许主动。

“你好,我来找孙晓强。”

女人饶有兴趣地继续看着梁川,在她看来,在梁川这个年纪,身上却流露出老年人气质晒太阳的青中年,确实不多,而且,她没能从梁川身上感知到颓废的情绪。

“在隔壁。”梁川伸手指了指隔壁的推拿馆,估计那小子还在享受着吧。

女人看向了那边的玻璃房推拿馆,没过去,而是继续站在原地,弯下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梁川。

栗色的秀发披落下来,带着清幽的芬芳。

梁川抬起头,和她对视。

“你好,我叫徐墨。”女人对梁川伸出手。

“徐医生?”梁川猜到她的身份了。

她曾给孙晓强做过心理治疗,同时在孙晓强拿出自己不是弑母凶手的证据之后主动申请将孙晓强接管到自己医院里去。

但她明显有些不不负,孙晓强出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出现在了自己店里。

“看来我不用再做其他的自我介绍了。”徐墨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烟,递给了梁川一根,这是女式细烟。

“我不抽烟。”梁川没接烟。

“哦。”徐墨耸耸肩,自顾自地点燃,然后看着梁川默默地从兜里取出他的烟,也点燃。

徐墨笑了,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有意思,不做作,很纯粹,当然,这不是出自于一种男女之间的感觉,而是站在她的职业角度上来看,她没办法通过交流从对方身上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甚至,对方还主动绕了自己一下。

“晓强说要到你这里住,我同意了,这是他的生活费。”徐墨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向了梁川,“麻烦您帮我照顾好他,密码是他的生日。”

梁川没拒绝,接过了银行卡。

这小子上午就毁掉自己两个生意,梁川拿得还真是心安理得。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徐墨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很多男人会说觉得女人抽烟很不好,那可能是因为那个抽烟的女人不是很漂亮,正如在女人看来,帅气的男生“壁咚”自己就是内心小鹿乱跳,而长得丑的就叫骚扰一个道理。

这个女人,长得其实不是那种顶尖的模样,甚至有些普通,但她身上的气质以及一举一动的感觉,都恰到好处,让人觉得很舒服。

“没兴趣。”梁川站起身,太阳开始偏移了,他今早的晒太阳也结束了。

因为在太阳底下坐了很长时间,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烫烫的,在冬天,这会让人很舒服,尤其是当你走入略显阴冷的冥店里时,更是难得可贵。

徐墨没跟着进来,而是转身去了隔壁推拿馆。

梁川进了厨房,煮了一些面条,一开始,他只放了一点挂面,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大把。

面条煮好,梁川盛了一小碗端到柜台边。

恰巧店铺门口的那辆红色小轿车也开走了,孙晓强走入了店铺里,他伸了个懒腰,显得很舒服。

“真舒服。”他感叹道。

“以后可以常去。”梁川说道。

“都记你账上?”孙晓强问道。

“嗯。”梁川点头。

“有阴谋。”孙晓强干笑了两声,然后凑近了梁川,想想又停下了脚步,“算了,我不看了,你告诉我吧。”

孙晓强见梁川在吃面,他就跑向了厨房,盛了一大碗出来,坐在梁川对面。

一中一少,对着柜台一起吃面。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门道,早些年偏远一点的省道上经常有补胎店,生意往往非常好。”

“你继续说。”孙晓强喝了一大口面汤,示意自己正在听着。

“因为当地人会在补胎店前后的路段撒上钉子,所以生意当然好。”

“所以呢?”孙晓强又问道。

“按摩店里一些厉害的修脚师傅,懂得在你脚大拇指边上让你不察觉的情况下轻轻地割开一道小口子,不会出血,但确实存在。

日久之后,那里会磨出老茧,然后就会出现甲沟炎的情况,你以后就得经常去找他修脚。”

孙晓强点点头,笑了笑,道:“我就说为什么那么舒服呢,不过你也够坏的,我还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你居然故意摧残我。”

“我觉得祖国应该挺乐意你凋谢的。”梁川放下了筷子,“她找你做什么?”

“让我跟她回去。”孙晓强摇摇头,“她结婚了,但离婚了,因为老公出柜骗婚,所以她挺喜欢找我让我开解她的。

挺可怜的一个人,外表坚强,内心柔弱,而且,医者不能自医。”

梁川微微皱眉,

孙晓强就这样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毫无顾忌地把人家的隐私讲出来,

活该他经常被打。

“对了,我看你和昨天没什么变化。”孙晓强问道。

“我该有什么变化?”

“有人在找你唉。”

“所以呢?”

“你就不准备做点什么?”

梁川摇摇头。

“服了你了。”孙晓强叹了口气。

面吃完了,孙晓强很自觉地去洗碗收拾,梁川又默默地坐在柜台后面,指尖在《地狱起源》以及《神曲》这两本书上不停地来回摩挲。

门口出现了一个抱着婴儿的老太婆,老太婆一只手抱着婴儿一只手拿着碗,在乞讨。

梁川假装没看见。

老太婆这时候主动走了进来,讨饭,太顾忌脸面了也是讨不到的。

当然了,这个老太婆只是有点经验哲学,至少比现在全国各地公共场所里拿着献爱心地本本到处要钱的那些有手有脚的“聋哑人”要好多了。

梁川还是当没看见。

老太婆见主人家一点都不“心善”,也知道自己没机会了。

她环顾四周,在放置着寿衣的货架前停驻了很久,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寿衣的衣袖,梁川也没说什么。

这时候,刚洗好碗的孙晓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洗干净的黄瓜在啃着,见到店里这位抱着孩子的老太婆,孙晓强先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兜里,应该是没钱了,主动走到梁川柜台这边打开放钱的抽屉,取出了一张“20”的钞票。

梁川也没管。

孙晓强将钱送到老太婆手里,老太婆千恩万谢地走了,还对着孙晓强和梁川拜了拜。

梁川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茶杯,

孙晓强挠挠头,跑去给梁川换了热水。

“你这人,真没爱心。”孙晓强埋怨道。

“你也不像是有爱心的人。”梁川打开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水。

“也是。”孙晓强点点头,“不过,那老太婆手里抱着的婴儿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死老太,看什么衣服,还不赶紧去下一家讨钱,想饿死我?”

孙晓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砸吧砸吧了嘴,

“我听到了。”

北京霍普医院
河池市复退军人医院
长治白癜风权威专家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台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