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妖荒夜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送佛送到西天

2019-10-19 10:28: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荒夜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送佛送到西天

韩星被青衣人摔的七荤八素,仰面朝天,衣襟四敞,就差一丝不挂了,他连咒骂都停止了。

他怕自己再骂,青衣人一怒之下,当着众人面,真把自己扒光了,脸就丢大了,那可就真的日了!

他那些兄弟也是干瞪眼,实力不如人家,也只能吼叫几声,没办法!

韩星连忙爬起来记上扣子,只是眼晴却愤怒的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死死盯着青衣人。

青衣人冥思苦想,又突然问道:“你父亲是谁?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韩星是属驴的,驴脾气上来,得顺毛捋,若要牛不喝水强按头,至死也不会低头!

“你是我什么人,我要说给你听?你就是皇帝老子,我也偏不说!”韩星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决无商量余地!

青衣人气得脸色发青,一脸的无奈,眼中凛冽寒光一闪,蓦地抬起了手臂,一股隐隐杀机在他身周浮动,他要给韩星一个教训!

突然,下方传来一声尖叫,扭头一看,却是从几个女子那里发出的。

他的眼晴骤然停留在了红衣女子等人身上……

从这几个女子看向韩星错综复杂的眼神中,他分明清晰地看到,里面含有着一丝丝担心、关心与情缘……

不说是吧……拿住你的死穴看你说还是不说!

“小子,适才你不说你今年十三……尚没……娶妻生子,所以……所以才没有儿子对吗?你信不信我将她们全杀了,让你断子绝孙!”青衣人冷笑,伸手向下一指。

韩星当场蒙了……我靠,怎么专拣老子的软肋捏?

他看了看赤虹霞等人,怕再不说,真遭了青衣人的毒手!

韩星绝对是个重情义的人,一想到连累赤虹霞等人,立马就服了软……

“天下皆知,我是一个私生子,父母早死了……是我爷爷抚养我长大!”这句话他说的斩钉截铁,毫不含糊!

青衣人皱起了眉头:父母早死了……是爷爷抚养长大的……不应该啊……

他老人家为自己亲手所葬,决不会从墓地里爬出来再抚养个孙子,抚养个小鬼还差不多。

这么说来,是自己看走眼了!

“你……若再没什么要问的,老子可就要赶路了……”韩星用手弹了弹身上的尘土,背过身去顺势揉了揉差点摔成八瓣的屁股,冷冷的道。

青衣人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他还不死心,喃喃自语的道:“怎么就不是他呢……”

“忘恩之辈,所找之人肯定也是负义之人……”韩星本想骂几句解解气,可话到半途,看着青衣人痛苦的表情,心中忽然抽搐了一下。

“喂,你在找什么人吧?以你生死尚从容的气概,还怕今生找不到一个人吗?沧海桑田,世事无常,何况人乎!二个人总有会碰到一起。”不知怎滴,他鼻子一酸,不知不觉竟开始安慰起对方。

“啊……沧海桑田,世事无常……”青衣人闻听此言,身子猛然摇晃了一下,竟然似乎被打动了,他眼中露出一丝笑意,道:“……多谢这位小兄弟提醒!”

韩星则不以为然,表现出很不爽的样子,道:“你的事,跟我毫无关系,我只是随口说说,我走了……”

“且慢,你说老夫为忘恩负义之辈

,哼……岂知我又怎肯欠人半分,你既与我毫无关系,这颗沾有你精血的菩提子就送还与你,从此两不相欠!”

啪!青衣人张口吐出了半张佛脸所化的菩提子。

五色光芒的菩提子中间掺杂了一道血色之光,在空中像受什么吸引,慢慢向韩星站立的地方飘去。

韩星手疾眼快,一道光亮闪过,将菩提子一把抓住,握在掌中。

当他手握菩提子一瞬间,心灵上的感应,有如上古圣僧、罗汉附体。

他灵魂深处幻化出了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证悟宇宙的实相,感受到了大地山河发生的六种变化与震动。

韩星明知此为宝物,但神色一如正常,一脸受之无愧的表情,点点头,道:“不谢”

洽在此时,先前所见远处的几十个黑点就像一群炸了群的野马被身后猛兽追逐一般,狂奔而至,荒不择路的踏上了白骨登天路。

这些人狼狈不堪,浑身浴血,连衣服都成了布条,一绺一绺的挂在身上狼狈不堪,更有不少女流之辈,大腿裸露在外,白花花的一片,纵然面目都变成了灰黑色,但依然能够辨认出他们的身份。

这群被吓的屁滚尿流的人,正是进入荒古秘地的各大门派修士,只是与韩星等人分手时,尚有百余人,现在连一半都没剩下!

显然他们是在荒古秘地受到了恐怖的攻击,才满脸惊恐,疯狂逃窜,否则各大门派有强者在内,且握有禁宝制器,断不会如丧家之犬。

青衣人见韩星收下了菩提子,又看了一眼白骨路上惊魂末定的众人,目光一凝,思量了一会,道:“小子,你我也算有缘,我就送佛送到西天,送你脱离这一千八百阶白骨登天路,让你脱离死地,自寻活路去吧……”

“这幅残图你也带着,再有一天荒古秘地就要重新封印关闭,下步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的了!”青衣人眼神坦荡,意欲为这些人族后辈留下逃生的契机。

他突然出手,大手一探,抓向无尽虚空,将空中的稀薄的灵气长鲸吸水般摄入掌上,在手中揉搓了几下,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晶莹璀璨玉牌,从里面发出的灵气波动让人心悸。

青衣人眼眺望着远方,大有深意的道:“这块灵气玉髓所蕴涵的灵气,抵的上千颗天级上品聚灵丹,足够你修炼个三年五载所需,上面尚有我刻的一张残图,标明了一处荒古秘地出口的座标,也许你能用的上!”

他大袖兜卷,一道白光闪过,将块刻满了密密麻麻线条的玉牌送入到了韩星手中。

炼制千颗天上品聚灵丹,所需灵气,起码要一个小型灵脉矿才够,而这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片刻间就将天地灵气聚而凝固成了一块玉牌,单单这一手,就震撼住了每一个人。

显然青衣人怕荒古秘地封闭后,在天道压制下,韩星会死在里面,这才赠与灵气玉髓,好让他坚持个三年五载,再寻找出口!

“好,我暂且信你一次,你我就算扯平了!”韩星心知肚明,却偏偏一幅毫不在乎的样子,平静的说道。

青衣人眸光更加深邃,道:“我尽我所能,将白骨登天路的禁制揭封二十个呼息,让尔等不受天道压制,你等可用遁术快速到达山顶,寻找生路,只是要……当心佛门,别被度化了去!”

“走吧……”

“巡查使者,奉法监查,百解去,稽停二十,敕!”随即,他掌指轻划,混沌雾霭腾起,有六道蕴涵着无上的能量从手中传出,消融在脚下白骨台阶上。

白骨登天路顿时九级地震般的摇动起来,周围的空间也开始移动、扭曲、变位,众人脚下所有的压力顿时消失。

霎时间,光线一阵扭曲,所有人身上一轻,遁光闪耀,长虹般的飞到半空之上,急速向山顶方向划过。

韩星人起在空中,目光向下方横扫而去……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心中难受起来……离开了这人,心角里怱然有些痛疼,似乎在这一刻自己己将对摄入到了心底,让他有难舍难分之感……

原来,这人间大能在自己的心中是那样的重!

“喂,忘了靠诉你,我也姓韩……小子,再见了!”蓦然,青衣人传出的缥缈的声音,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什么?你也姓韩?”这苍凉而凄的声音传入韩星耳中,对他的震动,不啻于一声天雷在耳边炸响,差点被震的从空中掉了下去………

“爹爹姓韩,他也姓韩!怪不得我的血液可以让他白骨从生,没有血缘又怎能滴血入骨!这人肯定是爹爹!”韩星直骂自己该死,糊涂!

真是猪脑袋,怎不先问问他姓什么!

却被他占据的那具僧人皮囊玄影所迷惑!

他一个劲说“不应该啊……为什么不是他……”时,自己就应该想到!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韩星悔的肠子都青了,情急之下就要破开空间往返回去!

只是现在就算是他执意想回去,也晚了……

遥遥可见,青衣人的身子冲天而起,似一道闪电,在空中一划而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茫茫百万里的荒古秘地里找一个人,形同大大海捞针,一旦消失,又上那里去寻找?

韩星若哭无泪……想自杀的心都有……

将来还能相见么……

明明这爹都找上门了要认自己,自己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装逼!

更可恨的是自己,把爹当儿子看了!

再见面情何以堪!

不管怎么说,这个疑似的老爹还是挺讲究的,给了自己一份见面礼。

他伸手摸了摸怀中的菩提子,突然,心中萦绕起一个疑问……

这幽冥荒奴在荒古秘地有多少?难不成人间消失的战神大能都变成了幽冥荒奴蛰伏在这里?

一想到这,韩星顿时浑身的汗毛一炸!

脚下的山川树木在快速消退,众人被一瞬间就被传递到了山顶,一股恐怖的气机爆发,白骨台阶眨眼间又被封印了起来。

韩星放下的郁闷,动作比兔子还快,迅速跳到了地上……

随后,众人也相继着地。

陕西白癜风
大连治疗睾丸炎方法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陕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大连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